• 当前位置:首页>>职场新闻>>职场新闻>>比尔·盖茨专访:微软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
  • 比尔·盖茨专访:微软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
  • 在创建了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公司30年后,尽管已经成为了全球首富,但从内心来说,比尔·盖茨更像是一个技术人员。让我们与他一起回顾微软的过去,展望微软的未来。

    前不久在伦敦,当他接受Computing的专访的时候,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积极和热情。并且谈到了微软在初创时期他自己使用Basic语言编写程 序的日子。

    “在1975年,个人计算机-Altair 8800 kit computer刚刚出现。那年有13家公司购买了我的软件许可证。1976年,这一数字增长到25家公司, 到1977年,购买许可证的公司增长到超过30家。”

    他表示,“在1977年,Commodore Pet出现了,销售量数百万。当然到20世纪80年代,我们在设计IBM PC……”。

    当他开始描述Commodore Pet的屏幕质量的时候,开始兴奋起来。

    但是今天,盖茨所关注的问题,是对于每一个计算机用户和各种规模企业都非常基本的内容:安全、未来的PC、Google带来的威胁、IT复杂性 的增加、甚至是学习科学技术学生人数的下降。

    在本篇文章中,盖茨讨论了微软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

    总结过去 没有遗憾

    对于自己的声望,盖茨保持自嘲的心态。当被问道如果在30年前就有现在的见解,他的做法是否会有不同的时候?他回答:“我很可能就不会 有那么多抱怨了。”

    但是,如果是那样的话,他能够改变的事情就会比现在少得多。

    他说,“有很多领域我们进入的太早了”。“例如,互联网电视(internet TV)。现在它可能要给我们带来回报了,但是我们应该把开始的时 间再推后五年。还有平板电脑也可以晚几年再进入。而我们自己的搜索引擎则应该更早开发。当Novell出现的时候,我认为我们应该在网络方 面多做一些工作,并最终这样做了。当Netscape浏览器出现时,我们认为应该赶上他们,并且要比他们做得更好。但总体来说,我们追求的梦 想、我们能够得到的人才、全球模式、专注于突破性的研究等方面都没什么可抱怨的。”

    关于Google

    Google给媒体和股票市场上打了一针兴奋剂,就如年轻时代的微软。很多专家都认为搜索引擎企业会打乱市场,就如同在PC兴起的年代,盖茨 曾经做过的那样。

    但是,尽管承认Google是“一家很好的公司,很厉害的竞争对手”,但是他还是对它所带来的威胁表示轻视。

    他表示,“你谈论的是Google的哪一款产品?严重?除了搜索,你还能谈论什么呢?Google Talk?整个是一款‘me too’类型的产品。而 Gmail能说是一款独特的产品么?”

    “我们需要用比Google更好的搜索方式让人们大吃一惊,我们对此已胸有成竹。开发工具、自然的界面、生产力软件,而Google不属于其中任 何一个类别。人们似乎看到了他们能够奇迹般地在其他领域中,制造出不仅仅是‘me too’类型的产品。而有意思的是人们低估了我们在这些 方面正要做的事情。”

    这已经不是微软第一次面对激烈的竞争了。他表示,“有很多次,人们都为我们开出了死刑执行令,大约每4、5年就要有一次。而现在他们有 了新的名字:包括曾经的Netscape、Novell、IBM、Ashton Tate、Lotus。还有很多其他的名字。

    “就好象Word同WordPerfect、Excel同Lotus 1/2/3的竞争一样,我们有很多奇怪的竞争对手。IBM说它将用OS/2让我们破产,结果如何?我们 的规模扩大了10倍。如果有人能够搜集这些话,就可以建成一个博物馆。”

    他忍不住再一次挖苦了世界上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。“Google是很了不起,他们是一群聪明的人,新闻应该继续尽可能地让他们保持傲慢。”

    “Google表示他们将汇集世界上的信息。好啊,但我们不认为这是我们的工作。我们认为用户需要有编辑工具和专业的工具来管理信息。这里 有一些理论上的不同,但主动权在用户的手里。”

    关于安全

    如果说最近这几年,微软在哪个领域遭到了最多批评,那么就是软件安全性的问题,定期会发现很多安全漏洞,大量的补丁让管理Windows成了 一件让很多IT专家头疼的工作。Gates坚持认为公司在进步,但是承认还有些事情需要做。

    他表示,“在过去的三年中,事情有了好转,人们看到我们给予了这方面最高的优先级,并且做了很多其他人没有做的事情。我们还有很多工 作要做,让它变得更加简单。”

    他表示,解决安全性问题还意味着更广泛的合作。例如,微软是政府的新Get Safe Online活动的主要发起人之一。

    他说,“在行业层面上,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。人们在使用密码,这是一种很容易被利用的方式。社会上有很多关于隐私保护的政策和规定。 我们永远不能避免有人恶意破坏。互联网可能会泛滥,应该在骨干上智能的处理这种情况。这是一件微软、Cisco和政府合作才能做到的事情。 ”

    微软内部在减少产品的安全漏洞方面也取得了进步。他表示,“当开发软件的时候,需要证实它不会出错,现在我们在内部使用一些工具,需 要把这些工具拿出公司,给其他开发者,这样他们的应用也能够同样安全。”

    “在未来更长的日子里,安全仍然将是我们的最高优先级工作。”

    关于PC的未来

    计算机用户越来越求助于新设备来访问重要应用和信息。PDA,移动电话,甚至是数字电视,都在改变着大家对PC的看法。但是,不可思议的是 ,Gates仍然认为PC代表了未来,而且会有很大的不同。他表示,“PC应该能够识别语音,能够书写,还应该有一个摄像头以便了解发生了什么 。用户可能会带着手写电脑去开会,来完成更多的事情。同现在相比,PC将成为一种更有知觉的设备。”

    三十而立 雄心勃勃

    30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里程碑。年轻的冲动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对成年后责任的透彻理解。微软今年已经30岁了,三十而立对于它 也成立吗?很多人会说,是的。在过去两年里,微软解决了同老对手之间的很多法律纠纷,并且在越来越多地谈论为行业提供“可信赖的指导 ”。但是很多专家还是认为这个软件巨人更值得尊敬而不是信任。

    关于成熟

    微软仍然需要改变人们印象中的许多不足,这些不足是由美国和欧洲反竞争调查,和对诸如Netscape之类竞争对手采用凶狠的策略造成的。但 是Gates坚持认为微软已经长大了。他表示,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在学习并改进越来越多的东西。用户知道我们愿意倾听他们的声音,我们 愿意采用长期的方法,不以短期方式行事。当用户说互联网的时候,我们做了;当他们说安全的时候,我们做了;当用户说许可证模式的时候 ,我们也做了。”

    但是对于Gates来说,这个年纪有机会更好的展望未来。他表示,“对于我们来说最棒的是我们可以为有潜力的研究提供资金,而这在以前,我 们是不能做到的。我们的研究工作从2000年以来增长了三倍。这加强了我们的能力,让我们能够处理一些别人不能处理的问题。我们看到了我 们所犯下的错误,也看到了竞争对手的错误。我们的基本策略从微软成立第一天起就没有改变过。我们热爱编写软件;我们解决最尖端的软件 问题。”

    关于IT的前景

    在西方世界里,学习科学和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数量在下降,而在一些发展中国家,比如中国和印度,学习这些专业的学生却有很大幅度的增长 。

    在印度,IT业人们认为很酷。而在美国和英国则被认为比较低级。这是一个行业都要热心解决的问题。Gates表示,“IT行业应该有最好的前景 ,因为这是一个变化的世界,一个充满进步和新生事物的世界。IT工作决不仅仅是坐在角落里编写代码。还包括同人们以及商业领袖一起工作 ,所以能获得管理技能,并且能够享受同其他人一起工作的乐趣。”

    Gates认为这个行业里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把这种情形告诉周围的人。他表示,“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来从事IT工作,回到大学谈论这些事情,我们 需要考虑如何能够改进课程。这并不是一个凄凉的环境,而是一个最有吸引力的领域,但是我们没有做出正确的事情来实现它。”

    “因为科学和IT将能够解决绝大部分有趣的问题,并将在最大程度上改变这个世界,所以人们应该进入这个领域。显然,听任比较富裕的国家 在科学和工程方面退化是错误的,因为这些都是高价值的工作。”

    关于复杂性

    对于IT主管来说最大挑战是IT的复杂性在不断增长,这让很多企业选择了外包。专家说如果我们希望充分利用机会就应该让技术变的尽可能容 易安装和使用。例如,Google的成功就归功于它简洁的网站。

    微软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毫不奇怪地是,Gates相信他的公司在这方面有独特的作用。他表示,“我保证软件是降低复杂程度的唯一希望。今 天我们这样对用户说:‘这里有些东西是可以降低复杂程度并降低开支的,让我们节省金钱和人工,把他们投入到一些新的地方吧。’”

    对于所有供应商来说降低复杂性都是很重要的,因为这样对推动用户投资新技术来说至关重要。Gates表示,“复杂性确实是一个制约性因素, 是否能够降低复杂性是影响人们是否需要新软件的一个因素。必须降低复杂性,降低开支才能让那些有潜力的项目的经费得以使用。这和20世 纪90年代后期不同,那个时候只是增加、增加、增加。幸运的是,减低复杂性是一个我们能面对的挑战。”

    可以休息了?

    作为一个被估价500亿美元(280亿英镑)的人,Gates完全可以打个盹。但是在这个行业里过去一些大的公司发现,作为市场领导者并不能够保 障未来的成功。

    他说,“我成长时候的那些伟大公司大部分都已经不存在了。Digital Equipment曾经很了不起,Compaq也曾经很了不起,Compaq收购了 Digital。Tandem曾经很了不起,Compaq收购了Tandem。然后Compaq自己就被HP收购了。这是一个你不得不看到变化的行业。”

  • 上一篇:2005职场盘点:IT行业一个职位十人竞争
    下一篇:联想CEO换人 阿梅里奥取代斯蒂芬·沃德